<progress id="r7equ"><bdo id="r7equ"></bdo></progress>
  1. <samp id="r7equ"><ins id="r7equ"></ins></samp>
    <samp id="r7equ"><ins id="r7equ"><u id="r7equ"></u></ins></samp>

    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視野下揚州雕版印刷技藝非遺的保護與傳承(一)
      發布時間:2022-10-09 09:21   來源:? 城市怎么辦

    中國雕版印刷術開創了人類復印技術的先河,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卓越智慧和認知經驗,揚州是中國雕版印刷的發祥地之一,與中國雕版印刷歷史相始終。世界非遺雕版印刷技藝蘊含著歷史文化名城揚州的精神文化特質,是名城的內核與靈魂,其創造性保護與創新性發展與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相互依賴,相得益彰。新的歷史時期,弘揚雕版印刷非遺的時代價值,將其保護與傳承放置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視域,研究二者的互動邏輯,對當下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歷史文化名城建設具有一定的啟迪和借鑒意義。

    一、引言

    揚州是國務院首批頒布的歷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蘊深厚,是中國雕版印刷的發祥地之一,雕版刻書歷史悠久,成就斐然,在中國雕版印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隨著現代印刷術的發展與普及,近代以來揚州傳統雕版印刷業式微,具有1300多年歷史的傳統雕版印刷業帶著曾經的榮耀淡出了印刷業的舞臺。

    作為我國唯一一座能傳承并再現中國古代雕版印刷工藝整套生產流程的城市,其根植于歷史文化底蘊深厚、自古刻書業繁盛的名城揚州,探討揚州雕版印刷技藝的保護與傳承,應當將其放置于技藝生成的生產與生活的實踐空間,即歷史文化名城視野進行整體觀照。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不僅要關注歷史遺存、歷代建筑以及古城風貌肌理等物質文化遺產,更應該關注那些被現代工業文明和全球化裹挾下行將消逝的以手工形式、個體化生產為主要特征的傳統技藝、民間絕活等非物質文化遺產。

    已有的對雕版印刷的研究,主要關注其起源、傳播、歷史發展脈絡、非遺視野下的雕版印刷技藝的保護傳承等方面;而我國歷史上雕版刻書繁榮的重鎮大多是如西安、洛陽、杭州、揚州等歷史文化名城,名城是雕版印刷技藝生成的重要文化場域。新的歷史時期,弘揚雕版印刷非遺的時代價值,將其保護與傳承放置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視域,并研究二者的互動邏輯,對當下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歷史文化名城建設具有一定的啟迪和借鑒意義。

    二、雕版印刷非遺的時代價值

    黨的十九大將“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作為堅定文化自信的一個部分寫進報告中。雕版印刷技藝的發明和對外傳播,生動地詮釋了中華文脈的綿長和華夏文明對世界作出的杰出貢獻,雕版印刷非遺不僅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文物價值、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它還具有鮮明的時代價值。

    印刷技藝淵藪抒寫民族文化自信

    恩格斯在其《詠印刷術的發明》一詩中,將中國的印刷術比作“啟蒙者”“崇高的天神”。我國著名的版本學家曹之先生從社會需求、物質基礎、技術基礎三個方面全面考量,認為雕版印刷術肇始于唐初武則天時代,最早的印刷品是佛經和“印紙“(即商人交易的憑證)。大約從10世紀開始,我國的雕版印刷術東傳朝鮮、日本、琉球等東亞諸國,南傳越南、菲律賓等南洋諸國,西傳新疆、伊朗等中亞諸國,13—14世紀以雕版圖畫(紙牌)為媒介傳入西方。在雕版印刷發明了400年后(11世紀),中國又發明了木活字印刷,15世紀中期德國人谷登堡才發明了鉛活字印刷。習近平同志指出:“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敝袊癜嬗∷⑿g開創了人類復印技術的先河,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卓越智慧和認知經驗,是增強國人文化自信和提升民族自豪感和認同感的重要源泉,更是中華民族保持文明定力的堅實根基之重要成分。

    獨特珍貴遺產彰顯民族文化底蘊

    近代以來,隨著西方現代印刷術的傳入,雕版印刷因其依賴手工雕刻、技術要求高、成書速度慢、成本高等原因,逐漸退出了印刷業的歷史主舞臺。但是,雕版印刷在印刷史上有“活化石“之稱,它凝聚著中國造紙術、制墨術、雕刻術、摹拓術等幾種優秀的傳統工藝,是一種具有突出價值且民族特征鮮明、傳統技藝高度集中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進入21世紀之后,我國保存雕版印刷技藝的各城市積極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2006年揚州、2008年連城、2011年杭州雕版印刷技藝及同仁刻版印刷技藝紛紛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9年以揚州為牽頭城市申報的中國雕版印刷技藝成功入選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唐初中國發明雕版印刷后至谷登堡在歐洲發明活字印刷技藝的七百多年的時間里,中國人在散發著油墨香的宣紙上閱讀佛經、儒家經典、古典詩詞、醫書、算書及各種日用百全書時,西方人只能用在莎草紙或羊皮紙上手抄傳看。雕版印刷技藝作為中國的獨特珍貴遺產,彰顯中華民族偉大智慧和深沉的文化底蘊。

    展陳體驗空間促進文旅融合發展

    隨著大眾文化消費的個性化和體驗化發展,分眾化、圈層化、垂直化的文化消費市場具有巨大潛力,新人群、新圈層的文化需求帶動產品創新和市場進一步細分,不斷釋放文化旅游活力。繼國內多個城市申報雕版印刷技藝國家級非遺成功,不同形式的雕版印刷技藝傳承研習場所和文化體驗空間紛紛設立,如揚州市2005年成立了國內唯一的一個雕版印刷專業博物館,除了陳列十萬多片古籍雕版版片外,還同時展示全套雕版工藝流程,融知識介紹、現場演示、觀眾互動為一體;2017年安徽祁門成立了“徽州正言雕版非遺傳習所”,牯牛降景區現場展示雕版印刷制作、傳授學生并提供游客現場體驗服務。博物館和陳列研習場所的雕版技藝非遺展示和體驗項目,有效地整合并擴容了傳統單一景點的旅游,是文旅融合的有效示范,也助推了我國傳統手工藝文化產業的健康發展。

    蘊含教育價值提升民族綜合素質

    雕版印刷技藝發明之后,早期的雕版印刷物以佛經、日歷、詩歌為主,從唐代至清代,雕版印刷刻印了大量的《五經》《論語》等儒家經典和重要的子書、醫卜星相、文學作品等,使得知識信息的傳播在質和量上都產生了巨大飛躍,成為社會發展、宗教繁榮、科學普及、技術進步和文化交流的強大動力,對民族綜合素質的提升發揮了巨大貢獻。雕版印刷博物館陳列的大量珍版古籍及幾十萬片珍稀版片,使得今人能夠欣賞古籍珍版線裝書的精美,領略雕版工匠們寫字、刻字、印刷、裝幀過程中的專注和匠心,體會整個雕版印刷流程的繁復和嚴苛。非物質文化遺產教育實質上就是素質教育。雕版印刷技藝及其產品蘊含著德育、智育和意志品質教育的價值內涵,肩負著昌明教育、開啟民智、宣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普及科學知識等提高民族素質的重大責任。

    傳承保護方式聯動地方名城保護

    我國歷史上雕版印刷的重鎮多在經濟發達、文化昌盛的歷史文化名城。隨著世界范圍內遺產保護理念的演進,遺產保護概念和范圍不斷擴大,地方歷史文化名城作為一個遺產區域,其保護方向已經從重視“靜態遺產“向同時重視”活態遺產、從“物質要素”向“非物質要素”結合的方向發展。以雕版印刷為代表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生成于特定名城的活態遺產,它與其他“非物質要素”的無形文化遺產共同構成歷史文化名城的靈魂,失去靈魂,城市肌體便失去了鮮活的生命動感。因此,雕版印刷非遺的保護與傳承也是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重要方面,它為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添加了新的維度和契機。雕版印刷產生的社會文化環境已經變化了,而通過博物館、傳習所和其他文化場景保護并傳承其技藝,可以充分展現歷史城市曾經擁有的特殊生產生活方式、審美價值取向,并充分喚醒地方名城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從而聯動地方名城的歷史文化遺產整體性保護。

    三、雕版印刷非遺保護傳承

    與揚州歷史文化名城建設

    揚州是中國雕版印刷的發祥地之一,與中國雕版印刷歷史相始終。新中國成立后,在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關心支持下,揚州成立了為專門集中保護古籍雕版版片的文化機構——廣陵古籍刻印社。2009年,揚州廣陵古籍刻印社聯合南京金陵刻經處、四川德格印經院代表中國申報的雕版印刷技藝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揚州廣陵古籍刻印社是該技藝的主體傳承單位。

    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視野下的

    揚州雕版印刷非遺保護與傳承

    1.加強名城保護制度下雕版非遺價值與古城價值的認同和協調

    今年是揚州列入國家歷史文化名城40周年。40年來,揚州一直走在全國同類型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前列,名城保護的“揚州模式”被國內諸多同類型古城仿效和借鑒。揚州市獲得地方立法權之后,制定的第一部實體法就是2016年頒布的《揚州市古城保護條例》,表明了文化名城對古城保護的高度重視,其中將“歷史地名、商業老字號、非物質文化遺產”納入明清歷史城區保護內容;2018年揚州市公布施行了《揚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對中國雕版印刷技藝(揚州雕版印刷技藝)等世界級項目,提出“嚴格按照我國加入的相關國際條約的要求實行保護”。 但是,根據筆者對揚州雕版印刷技藝相關的上述3個部門的實地走訪,以及揚州雕版印刷傳承單位面對的現實生存困境,發現非物質文化遺產并未真正納入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視野,非遺賦予名城的內涵和活性價值尚未得到充分的認識和挖掘。作為雕版非遺生成的文化場域,歷史文化名城揚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工作顯然缺乏名城保護制度下的非遺價值與古城價值的認同和協調。揚州在特定文化場景下形成并擁有的特殊生產技藝——雕版印刷,參與塑造了古城完整歷史文化環境意向,是歷史文化名城的內涵之一,更是名城重要的城市文化景觀。雕版非遺保護應當與揚州名城保護的各類規劃和具體管理進行有效融合,名城保護的各級主體應當充分認識到雕版非遺的保護與傳承對名城保護的精神活性意義,在保護名城物質遺產的古風古味的同時,還應高度重視以雕版技藝為代表的非遺賦予古城的活性和靈動,如此才能使現代化的歷史文化名城既有名城之形態,又顯名城的內涵和古老魅力。

    2.理順體制機制,整合雕版印刷技藝資源,營造歷史文化名城雕版技藝文化空間

    非遺是對文化空間的獨特表達方式。歷史文化名城中的文化空間概念是由特定的要素,即區域內的人、文化活動和活動設施構成的。它是用一種可感知的方式,使參觀者了解和體驗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內涵,同時將傳統的手工藝產業與當地文化、經濟、社會的發展結合起來,使其傳統產業適應現代社會而進行技術革新,確保傳統手工藝文化的脈絡得到延續。世界非遺揚州雕版印刷技藝若想在新的時期,擺脫保護傳承的困境,并真正成為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名片”,首先需要理順當前多頭管理的體制機制,整合揚州廣陵古籍刻印社的雕版印刷全流程手工技藝資源、揚州中國雕版印刷博物館的20多萬古籍版片資源以及廣陵書社的優質古籍線裝書的出版資源,形成合力,成立一個集展覽、演示、體驗、生產為一體的全方位中國(揚州)雕版印刷技藝文化空間,展陳珍稀古籍版片和珍貴雕版印刷作品、原真性地再現全流程的雕版印刷生產技藝并與游客進行深度的體驗和互動,營造非遺傳承與享用的氛圍;同時加強與科研機構和高等院校的合作,用高科技與文化創意提升空間的產品結構形態,形成具有一定收藏價值又能夠體現揚州文化氣息的雕版印刷產品,促進文化旅游業和工藝美術品產業的協同升級。揚州雕版技藝文化空間不僅是雕版非遺保護的空間載體,也是非遺融入當下生活的實踐載體,更是歷史文化名城空間保護的有效拓展。

    3.創建雕版印刷特色小鎮,完善揚州雕版印刷技藝傳承人制度

    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一種活態文化,承載非遺技藝的傳承人是非遺保護體系的核心所在。2008年,文化部發布《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認定與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了“四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傳承人”的制度。但是,目前的“傳承人”認定制度仍是一個政治權力話語,是一場自上而下的遺產運動,它忽視了非遺根植于社區,屬于地方人群共同體的共同文化這一本質特征。時至今日,傳統雕版印刷手工技藝傳承的“師帶徒”模式或傳承人通過傳習所傳授雕版技藝,已不能解決雕版印刷非遺保護和傳承的現實困境,須進一步調動遺產的原生主體,即歷史文化名城一定區域內的地方人群共同體在社會生產生活中自覺踐行傳承非遺的意識。揚州自明清以來,邗江區杭集鎮一帶聚集著一大批雕版印刷技藝精湛的寫工、刻工、印工和裝訂工,他們以杭集為“社區”,通過家傳、師帶徒的方式培養了大批雕版印刷的能工巧匠,制作了大量雕版印刷精品,使得雕版印刷“杭集揚幫”聲名鵲起,致使江浙一帶的官刻、坊刻或家刻中皆以“揚幫”師傅為尊。近幾十年,杭集擁有多家“古籍印刷廠”,制作了宣紙線裝本《毛澤東評點二十四史》等諸多雕版印刷精品。因此,雕版印刷是杭集地方人群共同體的“家園遺產”。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視野,揚州可以將具有深厚雕版印刷歷史底蘊的杭集古鎮打造成以雕版印刷為歷史文化內涵的“歷史文化名鎮”或“特色小鎮”,按照非物質文化遺產自身規律,以在杭集地方人群共同體的生活實踐中傳授雕版印刷技藝為主,傳習所集中培訓為輔,構建“人-遺產-生境”三維一體的制度機制,實現遺產傳承主體的自覺性、遺產保護內容的整體性、遺產存在形式的活態性,從而優化與完善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制度。

    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不應該在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中失語或僅是被提及,它作為城市中具有濃厚地域特色的無形文化資產,是城市重要的文化資源和文化景觀,在城市內涵挖掘、城市特色彰顯、城市品牌構建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也是經營城市的重要資本。同樣,歷史文化名城是城市非遺生成、流傳的時空場域,承載著城市(社區)的集體文化記憶。應當正確認識城市非遺保護傳承與歷史文化名城建設之間的互動邏輯,從名城保護的整體視野觀照以雕版印刷技藝為代表的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

    本文系浙江省新型重點專業智庫杭州國際城市學研究中心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課題(項目編號:21QXS006)成果節選,全文發表于《出版發行研究》2022年第4期。

    作者簡介:王芙蓉,第十一屆錢學森城市學(文化遺產)金獎獲得者,揚州大學旅游烹飪學院 / 中國大運河研究院;顧孝慈,揚州廣陵古籍刻印社;侯兵,揚州大學中國大運河研究院

    參考文獻:

    [1] 上海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印刷印鈔分會.雕版印刷源流[M].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1990:365-370.

    [2] 曾學文.廣陵書社與現代揚州雕版刻書[J].中國出版史研究,2020(3):138-149.DOI:10.19325/j.cnki.10-1176/g2.2020.03.014.

    [3] 曹靜.遺憾,不該成為“非遺”的命運[N].解放日報,2012-06-08(24).

    [4] 孫璐.從揚州雕版印刷看傳統手工藝保護與傳承[J].中國出版,2012(16):52-54.

    [5] 鄧抒揚,許旸.非物質文化遺產雕版印刷技藝的數字化保護研究[J].出版廣角,2019(20):47-49+78.DOI:10.16491/j.cnki.cn45-1216/g2.2019.20.014.

    [6] 魏隱儒.中國古籍印刷史[M].印刷工業出版社,1988.

    [7]曹之.中國印刷術的起源[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1994:269.

    [8]劉國鈞.中國的印刷[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43-53.

    [9]韋秀玉.論文化產業語境下傳統手工藝體驗中心的建構路徑[J].理論月刊,2021,(11):90-97.

    [10]陳望衡.歷史文化名城的美學思考[J].城市發展研究,1997(4):36-39.

    [11]張霞兒.景觀人類學視角的非遺特色小鎮建構路徑探析[J].貴州民族研究,2019,40(3):80-84.

    [12]李霞,萬艷華.揚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雕版印刷”的生產性保護與發展[J].城市發展研究,2012,19(5):55-60.

    [13]吳興幟.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制度設計的思考[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7,37(2):51-55.

    審核:施劍

      作者:王芙蓉等  編輯:陳俊男
    女闺蜜吸出了我的精子
      <progress id="r7equ"><bdo id="r7equ"></bdo></progress>
    1. <samp id="r7equ"><ins id="r7equ"></ins></samp>
      <samp id="r7equ"><ins id="r7equ"><u id="r7equ"></u></ins></samp>